兔子雪球精

“虽然头脑无疑参与所有活动,但生命更多地投入到了更实际的工作之中。”
随缘产出,谨慎关注
能鸽善污

战归短后续

“现在他的身体已经完全没事了。”
听到这句话的瞬间,小心突然想去屋顶看星空。

今天的星空和昨天的一样。
他站在屋顶边缘,却没有像往常那样坐下去。
他抬头望着星空,偶尔低头看看手里的墨镜,同时极其敏锐地检测着身后那一大块区域。

熟悉的气息,军人特有的沉稳步伐。他来了。
下意识地,小心将手里的墨镜朝着那个方向扔了出去。
看到来人稳稳接住后,小心觉得心里松了一口气。
“还给你。”

小心转身坐下。

熟悉的人走到自己身边坐了下来,带着特有的莹莹蓝光。小心转头,正对上那人温柔的蓝色眼眸。

今晚的星空真美。


今晚的天空真美。
璀璨的繁星像是闪光的细沙铺在深蓝色的夜空,天边的月亮今夜格外的大,散发着温柔的光芒。
真美。
美到让人想开怀大笑,想默默流泪。

伽罗本能地转头看向身边的人。
“小心超人,你怎么哭了?”
嗯,我哭了?
明明心里在狂喜和庆幸啊。
当初亲眼看见你义无反顾地离开,一声巨响后只有点点蓝光洒落下来。
短暂麻木后的巨大痛楚让人窒息,本能地大哭出声似乎才得以呼吸。
现在的感觉和那时好像。
从知道你已经回来到刚才,我似乎都是麻木的。
好像大部分的情感被隔离在外,只剩一点喜悦和一点安宁。
所以现在开始狂喜。
又有点悲伤。

伽罗看着默默流泪的小心安静地望着天空,心像是被揪了一下。
你一定也这样哭过很多次吧,对不起。
伽罗沉默地望着小心,轻轻把手覆在小心的手背上,逐渐握紧。
很抱歉,我是一个军人,无法承诺永远不离开。
只希望能多陪你一会。

感受到手背传来对方手心的温度,小心有种想要抽噎的冲动,但他忍住了。
为什么更难过了。
你曾对我说,你是一个军人,军人的职责是守护。
所以你随时会离开的吧。
我能理解,我不怪你。
正如当初你为了守护我们的家园决然地牺牲自己。
我也能理解,我不怪你。

伽罗发觉自己握着的那只手在微微颤抖。
他看向小心,小心咬着牙齿,嘴唇紧闭,似乎在极力忍耐着什么。

“哭出来吧。”
伴随着这句话的,是一个温暖的怀抱。
伽罗将小心整个的抱在了怀里。

温柔的声音就在耳边,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是那样真实的存在。
小心抱紧了伽罗,终于抽噎出声。
伽罗沉默而又轻柔地抚摸怀中人的脊背。
少年的身体开始有了成年人的模样,脊背修长而坚实。
我不在的这些日子,你已经成长了这么多了。
很遗憾没能和你一起经历这些。

对不起。

“我不怪你,你是军人。”怀里抽噎着的人抬起头,断断续续说了这么一句。
原来刚刚已经不自觉地把心里的这句话说出来了吗。
可是小心,你真的一点也不怪我吗。
你太懂事,太温柔了。
懂事得让人心疼。

伽罗突然笑了。
“你撒谎。”他捏了一下怀中人的鼻子。
“......?”小心愣住了。
“不要再帮我找理由了,我之前那样做,对你来说真的很残忍。”
对不起。
“没有,我......”
“不,你心里还是有一部分责怪我的,只是你觉得这样不对一直压制着它。”
“......我......”
“我刚刚吸收了阿尔法能量,感觉体内能量涌动身体痒痒的,要不你打我几下让我的身体安静下来?”
“噗。”
对就是这样,你已经清楚我有了不死的底牌,会安心下来了吧。
“要不要来打我?”
“......我又不是三岁小孩。”
他好多了。
伽罗欣慰地低头想抱紧小心,却感到肩膀被人不轻不重地锤了几下。
“嗯?”
小心低下头,耳尖红了。
“确实怪过你。”
“噗,三岁小孩。”

太好了。

今晚的月色真美。




(“只要伽罗能活着,就够了。”)

(完)

不负责任小剧场

伽:小心超人你捶我几下解解气。

小:......不,你身上有伤。

伽:没有啊(很自然地脱下上衣)吸收完能量后我身上的旧伤都没有了,你看!(凑过来)

小:(突然脸红)......

三十岁上将色诱十几岁少年(bushi)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