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雪球精

“虽然头脑无疑参与所有活动,但生命更多地投入到了更实际的工作之中。”
随缘产出,谨慎关注
能鸽善污

【伽小】礼物(上)——迟来的伽爷生贺

(ooc预警)
一、

重生后的伽罗总感觉自己少了点什么。
他问小心,小心只是摇头什么也不说。再问其他人,他们都说伽罗你变活泼了,但伽罗感觉这不是自己心里想要的答案。
这种感觉是如此模糊,当自己努力回想一些已经丢失的记忆时,好像也是这样。

日子就在这种模糊的感觉中慢慢过去,天气不知何时已经炎热起来。
窗外的蝉鸣渐浓,惊醒了伽罗。他看了一眼时间,拿出冰箱里的西瓜,等待小心回来。
“我们回来啦!”首先传入耳中的是开心那活泼清脆的声音,然后是其他三个超人的拌嘴声,最后是小心超人低低的呼唤:“伽罗。”
伽罗朝他点了点头,开始切西瓜。开心把书包往沙发上一扔打开了电视,花心已经很有先见之明地跑去洗了手,粗心有点懵地问甜心今天的作业是什么,而小心,不用抬头看都知道,他正在自己对面静静地看着自己切瓜。
伽罗不自觉地浅浅一笑。这时他听到花心在抱怨:“校长天天让我们写日记,就算是主角我也没法每天都想到点故事往本子上填啊!”
伽罗耸耸肩,继续切着手里的西瓜。
他把切好的瓜分给大家,开心拿着瓜往沙发上一坐准备换台,却被刚从实验室出来的博士抢回了遥控器。电视开始播放桃子姐姐的新闻:“今天,一批年轻大学生作为新兵正式入伍......”
?!
伽罗感觉脑内突然有一道光闪过。
他突然想起自己在阿德里作为新兵刚入伍的时候,班长要求每个人每天都要写一篇日记报告军队生活。那个时候只是觉得写日记麻烦,后来就逐渐成了习惯,直到阿德里毁灭的前一天都在写......后来......是小心把自己带回家后又重新开始写日记,直到自己牺牲的那一天。
所以,是不是找到自己那些时候的日记,就能从日记里的蛛丝马迹中弄明白自己现在到底缺少些什么?
行动力极强的军人伽立刻两口吃掉手里还剩一半的西瓜,然后冲向自己和小心共有的房间。原本安静吃瓜的小心眉头微皱看向他的背影,不知为何心里有种隐隐的不安。
伽罗翻遍了房间里自己拥有的所有(两个)储物柜以及和小心共有的一个箱子,什么也没找到。他皱着眉头想了想,自己应该不会把那么重要的东西到处乱放,应该还是放在这个房间。那么......只可能是在小心那儿了。毕竟他们有时出于某种原因会将对方的一些东西放在自己这里保管。不过打开那些箱子是需要程序权限的。
伽罗刚抬头就发现小心已经走过来,在默默地看着自己。于是他像往常一样对着小心温柔一笑:“我想找找以前的日记,想看看在不在你那儿。”小心似乎有些犹豫,但还是说了声好。
伽罗从小心那里获取了权限,开始小心翼翼地在他的箱子里寻找自己的日记。小心这孩子有个特点,他的抽屉里从来没有零散放着的东西,任何东西都会归类收在一个个的盒子里整整齐齐地放好。伽罗看着面前的N个盒子,又无奈又好笑地摇摇头。
他正要打开第一个盒子,眼角的余光不小心瞥到了旁边略显紧张的小心。小心注意到他的目光,若无其事地走开了,拳头却不自觉地握紧了。

伽罗专心地寻找着,在第三个盒子里看到一本紫色的笔记本。

“三月二十一日,小心超人在那场战役中为救星星球牺牲了。”
“而伽罗,被博士修好了。”
“从那以后,伽罗虽然还像往常一样......”

手中的本子突然被人抽走,伽罗回过神,只看见一个人慌张的背影。

那一刻,伽罗的血液里突然有一种什么东西被唤醒,他熟悉这种感觉,是在与敌人展开搏斗时的那种紧张感和兴奋感。

他迅速进入战斗状态,蓝色的火焰在脚底呼地燃起。

他追到屋外,只听嗖地一声,拿着本子的人不见了踪影。

伽罗立刻警惕地四处查看,看到那人正在屋顶,好像要烧了那本本子。

脚底的火焰迅速变大,伽罗几乎只用了一瞬就飞到了屋顶上。

那人还未反应过来,伽罗就已经将他扑倒在地,双腿紧紧钳制住那人的身体。他一手按住那人的一条胳膊,俯下身用另一只手抢过了对方手里的本子。

“不要......”
熟悉的声音在伽罗耳边响起,唤回了他的理智。伽罗推开墨镜,才发现自己身下的是小心。他赶紧起身并拉着小心站起来。少年眼眶微红,耳尖和脸庞更是早已红透。不知为何,伽罗心里泛起了一种不知名的滋味。他低下头,小心翼翼地观察小心脸上的表情。

两人沉默着,最后小心向他伸出了手:“给我。”
伽罗默默地把本子递给他,看着小心瞬移消失在眼前。


二、

“三月二十八日,今天是小心牺牲后的第七天。”
白天,开心超人他们去祭奠小心了。
而我只是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直到天黑。
半夜,阿卡斯如约前来,和我去探望小心。
小心喜静,我们把他的墓碑安置在了他常去的那座小山坡。从这里可以看到整个星
空和山坡的景色。小心过去常常和我躺在这里看星星。
阿卡斯带来了小心最喜欢吃的橙子,我只带了一朵小白花。
空气十分安静,阿卡斯似乎是不知道该说什么,而我也什么都不想说。
我将花轻轻放在他的碑前。
阿卡斯拍拍我的肩,我看他皱着眉头想说点什么,但是说出来的话却连不成句子。
“他已经留在大家心中,这就够了。”我回身拍拍他的肩,装作无意地笑着说出这句话,心却重新开始剧烈疼痛起来。眼前逐渐模糊,我开始看不清阿卡斯的表情。
......
“小心超人,右边!”
不对,我的右边已经没有人了。
......

“我知道小心超人在哪,他被关在那个废工厂里受尽折磨,等着你去救他。”这怎
么可能,如此荒谬的陷阱我怎么会去。但是万一......
......
“这只魔法神笔,画什么就变出什么来。”太好了,那小心超人......糟了,村民他们有危险!......对不起,小心超人......

......

......

......

“今天是三月二十一日,伽罗牺牲后的第三年。昨天,我房间的那张双人床坏了,我
重新买了一张单人床。”

三、

“伽罗,我给你的礼物还喜欢吗?”沙哑又如同恶魔般的低语突然回响在他耳边。
伽罗猛地睁开眼睛,胸口那阵因为悲伤带来的刺痛感还未消散。他勉强坐起撑着头,只觉得十分疲倦,像是经历了很多事情。但是几乎都想不起来了,只能感觉到做了许多很悲伤的,和他有关的梦。
伽罗闭上眼睛,觉得眼前和心头都是一片黑暗。
“伽罗......?”
伽罗睁开眼,小心超人正站在他面前。阳光透过他身后的窗子照了进来,驱散了屋里的黑暗。

看到他的那一刻,伽罗突然很想抱紧他。

他也确实这么做了。

熟悉的人实实在在地被抱在怀里,隔着衣服也能感受到他温暖的体温和有力的心跳。抱着抱着,就能感觉心底的什么缺口都被填补上了。

伽罗感到十分满足和幸福。

哪怕想不起梦里有什么,哪怕曾经为缺少记忆遗憾,都比不过,最重要的人就在眼前。
“伽罗?”
伽罗这才回过神来,赶紧放开了小心超人。他略为尴尬地移开了目光,没一会却又不由自主地看向小心超人。
小心的脸已经红成了一个柿子,却没有瞬移逃走。他眼睛瞥向别处,过了许久,终于轻轻开口道:
“伽罗,生日快乐。”

(未完待续)

PS:第二部分有点意识流,里面涉及了部分开宝原剧情:《小心记事本》《魔法神笔》(均为第八季)_(:з」∠)_总感觉这次没写好,大家就随便看看吧,下篇就是小心的生贺了,糖应该比较多,文章可能有一些Bug或者没有解释的细节,欢迎和我讨论呀

评论

热度(34)